人物:理查德·费曼

摘要

费曼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他全身心投入科学研究以及忠实践行科学的精神——这包括科学的逻辑架构和研究方法、拒绝教条主义,还有对质疑精神的无限包容。

发现的乐趣

为了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我们要通宵达旦地工作;为了更深入理解一个问题,哪怕是增加一点点的认识,我们也要翻越最险峻的高峰;而最终有所发现时的欢欣愉悦,仅仅是探究世界的乐趣的一部分而已。

奖赏就是发现的乐趣以及看到人们运用我的研究成果,这都是真真切切的奖赏,而荣誉对我没有意义。我不追求荣誉,荣誉是个烦人的东西,在我心目中,荣誉就是肩章,荣誉就是人们穿的制服。从小我爸爸就是这么教我的。荣誉这东西,我无福消受,它只会伤害

科学精神

人类特有的心智有缺陷——其中一点就是它会被自己的迷信思想蒙蔽和迷惑。科学方法的发现最终为它找到了一条出路,使其能够反映客观世界,这样科学家才能朝某个研究方向迈出一小步,取得些许的进步,而不是一直兜圈子、止步不前。

科学的方法是先做试验。但是也不能忽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一个很关键的方法,那就是 把所有的想法放在一起,然后尝试在你所知的这些事情里找到一种内在的逻辑联系。把你知道的所有事情联系起来,看看它们是否有内在联系,这种做法很有用处。找出不同的事物之间的内在一致性,这种尝试越多,得到的结果越好。

不能只挑选自己喜欢的证据,而是要考虑所有证据,要做到客观对待——足以让检验工作进行下去——也不能完全依靠权威理论。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没有科学的时代,几乎人们所有的交流、电视上的言论和书本,所有这些都充斥着不科学的东西。不是说那些内容不好,我是说他们是不科学的。于是,就出现了大量 打着科学旗号的智力专制
科学的各个学科门类在其发展过程中都有过这样的教训:认为先辈大师们字字珠玑、说的都是绝对真理,这样的信念是很危险的。
—— 理查德·费曼 1966年4月在全美科学教师协会的演讲

生活伦理

冯·诺依曼的一个想法很有意思:你没有义务为你所在的这个世界负责。这是他教会我的一件事情。冯·诺依曼的这个忠告,让我卸掉了一个普通个体无法承受之重——就一个个体背负整个社会的责任而言。从此之后,我变成了一个很快乐的人。这是冯·诺依曼在我心里种下的种子,他教会我不用把全世界的痛苦都背在自己身上。

国之重器

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灾难 发生于美国东部时间1986年1月28日上午11时39分:在美国佛罗里达州上空刚起飞73秒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发生解体,机上7名机组人员丧命。

这次灾难性事故导致美国的航天飞机飞行计划被冻结了长达32个月之久。这次事故的媒体报导的覆盖面极为的广,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 85% 的美国人在事故发生后一个小时内就已经听闻这次事件的新闻。

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下令组织一个特别委员会——航天飞机挑战者号事故总统调查委员会(以其主席的名字,常称作 罗杰斯委员会)负责此次事故的调查工作。罗杰斯委员会发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组织文化与决策过程中的缺陷与错误成了导致这次事件的关键因素。

《关于“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事故的少数派调查报告》:

这里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一边降低标准一边自欺欺人一一对于固体火箭助推器或航天飞机主发动机的安全体系来说,这种情况很明显。确实,管理层最近已经提议要减少这样复杂、耗资又如此巨大的测试——他们认为, 在航天飞机发展业已成熟的现阶段,做这些测试是没有必要的。我们必须抵制这些建议,因为持这种看法的人,他们没有认识到微妙的相互影响,整个项目的某一部分即便一个很细微的变化导致的错误也会影响到项目的其他组成部分。

NASA的管理层都夸大了其产品的可靠性,达到了幻想的程度。

在签订合同、估算成本和评估项目难度等环节,他们也一定要秉承实事求是的态度。他们提出的飞行计划的时间安排一定要合理和切合实际,实施过程中也不至于为了赶期限导致状况百出。如果他们一一照做了,却得不到政府的支持,那就随他去吧

对于一项成功的技术来说,尊重现实一定要凌驾于公共关系之上,因为你不能愚弄自然。

拓展阅读

参考文献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