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故事:佩刀沽酒作长歌

摘要

《红楼梦》传世之后,关于作者、写作年代等诸多关键问题多有争议。根据胡适的考证,敦诚、敦敏为曹雪芹好友,与《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时有往来,交情甚佳。他们之间的唱和诗文是极少数“同时人的证见”,是重要的史料佐证。

爱新觉罗·敦敏(1729年—1796年),清宗室,字子明,号懋斋,曾任右翼宗学总管(宗学,即皇族子弟学堂),著有《懋斋诗钞》。爱新觉罗·敦诚(1734年-1791年),敦敏弟,字敬亭,号松堂,别号佣闲子,著有《四松堂诗文集》。

赠曹雪芹

  • 作者:爱新觉罗·敦敏
    碧水青山曲径遐,薜萝门巷足烟霞。
    寻诗人去留僧壁,卖画钱来付酒家。
    燕市狂歌悲遇合,秦淮残梦忆繁华。
    新愁旧恨知多少,都付酕醄醉眼斜。

敦敏、敦诚为努尔哈赤第十二子、爱新觉罗·阿济格五世孙。英亲王阿济格可谓沙场勇将、战绩显赫,为大清朝初期平定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

“国初开创,栉风沐雨,以百战定天下,繄诸王是庸。” —— 赵尔巽

  • 爱新觉罗·阿济格生于明万历三十九年(1605年)七月十五日
  • 天命十年(1625年,20岁),追杀察哈尔部林丹汗;
  • 天命十一年(1626年,21岁),讨伐喀尔喀巴林部、扎鲁特部,封贝勒;
  • 天聪元年(1627年,22岁),攻朝鲜王朝,连克五城
  • 天聪三年(1629年,24岁),攻锦州、宁远等地, 斩杀明山海关总兵赵率教
  • 天聪四年(1630年,25岁),大凌河会战,北逐明军四十里
  • 崇德二年(1637年,32岁),攻克皮岛; 崇德七年(1642年),大败吴三桂
  • 顺治元年(1644年,39岁),从多尔衮在山海关之战中大败李自成大顺军,封和硕英亲王,序称“八王”。 受命为靖远大将军,率平西王吴三桂、智顺王尚可喜等满、蒙、汉军3万余,自山西入陕,追击李自成大顺军至湖广。
  • 顺治二年(1645年,40岁),俘杀大顺政权的权将军刘宗敏、军师宋献策。招降明宁南侯左良玉的儿子左梦庚、总督袁继咸部的马步兵10万,相继占领河南、湖广、江西、江南的63城。

佩刀质酒歌

  • 作者:爱新觉罗·敦诚
    秋晓遇雪芹于槐园,风雨淋涔,朝寒袭袂。时主人未出,雪芹酒渴如狂,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饮之。雪芹欢甚,作长歌以谢余。余亦作此答之。

我闻贺鉴湖,不惜金龟掷酒垆。
又闻阮遥集,直卸金貂作鲸吸。
嗟余本非二子狂,腰间更无黄金珰。
秋气酿寒风雨恶,满园榆柳飞苍黄。
主人未出童子睡,斝干瓮涩何可当!
相逢况是淳于辈,一石差可温枯肠。
身外长物亦何有?鸾刀昨夜磨秋霜。
曹子大笑称“快哉”!击石作歌声琅琅。
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
我有古剑尚在匣,一条秋水苍波凉。
君才抑塞倘欲拔,不妨斫地歌王朗。

论出身,曹不过犯官之后,敦敏兄弟为皇室贵胄;论境遇,敦敏为长官——曹雪芹曾在其治下的左翼宗学任满语教习。但是从诗文中可见,敦敏等却相当尊重曹雪芹,敬为“曹子”,并且为曹“解佩刀沽酒”,颇有古侠客肝胆,家先祖遗风。

顺治七年(1650年),多尔衮病危。阿济格因参与密谋摄政王位之事而遭到顺治皇帝幽禁、赐死。阿济格部下皆涉案获罪,许多人被鞭责、革职或是处死、抄家,家人革除宗籍(皇室待遇)。据传阿济格在幽禁期间,不仅没有一丝收敛,反而在监房内私藏大刀,暗掘地道,声称要放火烧毁监房。

乾隆十一年(1746),乾隆皇帝实行“亲亲睦族”政策,为众多皇族宗室平反,重修了阿济格园寝。敦敏家族也恢复了皇室宗籍,享有部分特权,但在皇室中仍处于受排斥的地位,长期在北京闲居。

也许正是双方相似的家世背景,经历过盛极而衰的人情冷暖,才促成了这一段荒村沽酒、纵论红楼的佳话。胡适:“曹雪芹当时已很贫穷,穷的很不像样子了,故敦诚有‘残杯冷炙有德色’的劝诫。…… 曹雪芹在那贫穷潦倒的境遇里,很觉得牢骚抑郁,故不免纵酒狂歌,自寻排遣。” 亦或者说,如果没有这些仗义侠士的物质和精神支持,《红楼》能否成书都不得而知。

“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 脂砚斋

扩展阅读

参考文献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