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侠列传|顾准

摘要

  • 《顾准日记》

说明末农民战争和清军入关阻止了资本主义那一点“芽”成长起来,完全错了。清政府基本上还是恢复Ancient Regime(旧制度),所以,可以有十全武功,却永远也不会有资本主义。。。东方专制主义到明代已经穷途末路,什么道路,在儒法道佛杂糅的理教控制下是摸索不出来的。只有大炮才轰得开这个铁幕!(梁方仲论明中叶以后的经济大势)

《顾准日记》

商城日记(1959.10~1960.1)

十一月二十二日 晨三时半

红薯叶与拉肚子
第一天吃红薯叶,三顿,每饭一碗。晚间菜稀饭,加大碗红薯叶,翌晨拉肚子。20日吃红薯叶,量减半。

早饭时张哲华问,我烤了红薯,为何不取,其实这时柳学冠那个。
我既与柳是同犯,也就不再检举他。张哲华质问我,我本想和盘托出,想想不好。看昨天情形,不会再有事追究,也就罢了。其实,只要有机会,无人不吃。下棚生红薯,上棚萝卜。我站岗时也吃萝卜花生。柳学冠烤的那个,竟未敢取。今天谢德征让我吃了。(p23)

十一月二十三日 上午九时半

暴露思想
董要求暴露思想。他嫌我暴露不够,大训一顿。
此次整风特点,大约是没有右倾思想就不能过关。
从今天开始,想想如何暴露法。问题恐要围绕人道主义,蔓延及于先进吃亏论等等上去。三五日内编出一套提纲。(p24)

精神折磨的痛烈之感
下午栽菜上粪时,思及生活象 泥污 ,而精神上今天这个人、明天那个人来训一通,卑躬屈节,笑魇迎人已达极度,困苦嫌恶之感,痛烈之至。

十一月二十九日 晚九时半

今年打下粮食,隐藏私分是普遍的,搜粮与停止供应也是不乏其例的。然而隐藏私分必定为量不多,中秋过后,吃饭问题已经紧张,征起粮食,明年供应,叫做细水长流,慢性饥饿必较今年更甚。

死人,已知柳学冠之弟,杨文华的女儿,刘方惠的父亲。其他所听说的还不少。商城全县平均土地,每人不过七八分,用这个方法解决人口问题倒也好。(p26)

杨自诩全无问题,样样都通。此人 告密 别人,鹦鹉学舌式地积极,奉承领导。论过去,是一个旧社会极世故地人。弄清本质之后,觉得可厌。(p27)

十二月一日 下午三时

今天上午翻地栽菜拔菜秧。杨文华很严厉,我在翻地速度与准时上二方面并未落后。
上午阴小雨,下午浇了一挑粪水(黄豆地),就在下棚“学习”,读报,我在抽空子写笔记。(p31)

十二月一日 下午九时

今晚至少有二处斗争会
雨雪中坚持工地工程,晚上各组发柴火烤湿衣服。
菜园正在斗争柳学冠,因为他喝中药喝得不好,把药倒了。

十二月二日

我的胡萝卜挨偷了
被偷至少十几个。昨下午,一个妇女当着下棚许多人,偷胡萝卜。当群众饥饿的时候,如何看得住?

十二月八日 晚六时半

李宝仁曾写信给人家,说劳动队成绩是微小的,沈万山深恨此事,所以不断找她岔子。昨晚宣布李是四类,说八类也可以。他说,李宝仁说我们理论不高,我还不是要斗争你就斗你啦!如今的党性都属此类。莫看沈是粗人,他是深得毛之三昧的。毛对费孝通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我得到了沈的表扬 沈说我“接上头”了。这其实是笑魇迎人政策的结果。我近来每见沈必招呼,他不瞅不睬我也招呼,这就合乎他的心意了。(p39)

十二月十七日 上午九时半

吃饭制度的三变
吃饭制度,如是已经三变。第一种制度,打在饭桶里,大家在桶里装碗。那好紧张,真是抢饭那。我吃干饭也不免少嚼急咽,还不免“干活一个不如一个,吃饭一个比一个厉害”的批评。第一种制度,在去年还行得通。粮食多,吃不饱可到工地食堂与小贩那里买鸡蛋、包子、干饭、馍馍之类吃,有人吃,也有人买。
第二种制度,那是十一前夕实行的,各人一盆,实行分饭。紧张程度减轻了,可是分饭时还不免紧张得很。
第三种,连分饭都不要了,定量下盆,各人直接从蒸笼里端。
贫乏出办法,那倒是真的。可是以后再没有剩饭了,早起烧锅,喝碗米汤也办不到了。(p48)

1960 一月十日

RELIGION
社会责任感是一种崇高的感情,这时区别家雀与海燕的东西。宗教情绪是卑微的,它引导人们趋向愚昧。(p105)
从昨天与一连几天的高潮来看,青年人要避免这种宗教情绪的影响是不可能的。我为什么要强制人家做一件在他无力抵抗的事呢?

一月十七日 下午八时

农民的厄运
中国农民过着糊口经济的生活,他们中间的知识分子同样不懂得这个问题。他们从户口经济的立场出发,在土地革命的旗帜下做出了重大的贡献,结果是他们的救命恩人回过头来,以强力来打破糊口经济,代替圈地,代替羊子吃人的是在饥饿状态下上山炼铁,与7000万人的大兴水利。(p108)

这是一个历史的悲剧。…他们的救命恩人全然不懂得这个问题。不,或者应该说,1958年以前他不懂,以后他逐渐懂得了,并且摸索一些解决方法,他试过好几个药方,结果选择了现在的药方————马列主义的人口论,恐怖主义的反右斗争,驱饥饿的亿万农民从事于过度的劳动,以同时达到高产、高商品率的农业和消灭过剩人口————是最堂皇、又是最残酷、最迅速、最能见效的办法。若说这也将记入史册成为丰功伟绩,那确实与Peter The Great(彼得大帝),与曹操一样。他是聪敏人,他是有意识这样做的。(p109

一月十五日 商城城关镇 公安局派出所

办户口
我知道办户口是艰难的。从蔡璋那儿出来就到农场去。赵尹都在,尹给写信,我就到派出所。去时十一点半,办事人吃饭去了,要下午去。于是吃完饭,大约一时半到派出所。派出所不给办,理由是要户口底册。我知道不是户口底册的问题,而是户口迁移不该由我自己来办,于是又到农场,并且请求农场去一人帮我办。尹会计慨然答应,冒雪一同来到派出所。…… 一会尹出来,说要大队部的信。…… 我在候审室那样的小房间里等着,这也是理该如此的。但愿办户口的事情记到这里就算记完,没有其他的情节需要续记才好。否则,明天不仅我要跑一次,也许还得劳驾赵家骅或者其他的人再跑一次。(谢天谢地,赵生祥到县委组织部给我弄了介绍信,户口办妥了。)

下放干部学好了没有?
下放干部是有许多人学好了,这是那套社会责任感的宗教仪式的效果。其背后也有客观的物质基础。他们是外来者,他们来此是朝圣式地消除肉欲,城市式的生活方式在等待他们。否则,饥饿也会促使他们 人相食,卖X,说谎,拍马,害人自肥 的。

真是心头一阵阵地绞痛。若说这是历史必然,付出的代价也够重大的。后一个历史时期,为了消除这些恶毒的影响,不知要付出多少精神物质的补偿。(p118)

息县日记 (北京-东岳-明港 1969.10~1971.9)

北京日记 (1972.10~1974.9)

推荐文章